欢迎访问体育信息网(www.shuntuojingmi.com)

观察: 亚泰重返中超--金元逝去 次序回归

作者:七维体育 来源:网络 阅读:

8日,成都,蛰伏中甲两载的东北豪门长春亚泰以3-0打败“东道主”成都兴城,第二阶段4胜1平、干脆利落地拿下2020赛季中甲联赛冠军,一起时隔两个赛季重返中超。

  距离2018年第30轮长春亚泰在大连体育中心惋惜地输给大连一方、令人意外地降级到了中甲,已有729天。漫长等候,亚泰总算重新回到了顶级联赛,这是亚泰人本就该存在的舞。

  1。

  这些年,作为次级联赛的中甲一直有个怪现象,每到赛季收官阶段,都会出现冲超球队团体刹车乃至“拉胯”的体现。

  好像中超关于他们来说并非神往的天堂,而是让人望而生畏的阴间。

  以上赛季来说,尽管冲超的是青岛黄海青港和石家庄永昌,但贵州恒丰、长春亚泰同为冲超大抢手。

  成果,贵州恒丰在最终的6场比赛中输掉4场,末轮客场0-1不敌北体大积分停留在54分;之前拿到53个积分的长春亚泰则客场1-4惨败给黑龙江FC。

  两队原地踏步,石家庄永昌却“用力过猛”,他们在主场2-0打败了新疆,以一波4连胜收官、奇观杀进中超——赛后,一时间“手足无措”的石家庄市有关方面乃至连贺电都没有准备,球迷在欢娱,而整个政府层面则悄然无声。

  “冲超拉胯”最典型的球队,当属曾经的广东日之泉,那支成立于2007年的南派球队2009赛季冲上中甲,在6个赛季的征战中两度成为冲超抢手,但都最终都“功亏一篑”:2011赛季,他们与中甲第2名广州富力只要1分之差,2013赛季,他们3分之差落后哈尔滨毅腾冲超失利。

  其实说“冲超失利”那都是假的,这是日之泉球员自己的挑选。

  关于很多中甲中乙的本乡球员而言,都存在着不愿意晋级的情况。

  特别是那些注定与国字号无缘(不需要中超渠道搏关注)又成家立业(有经济压力)且25岁以上(有职业寿命危机)的队员,可以在中甲中乙安稳地赢球(安稳的赢球奖金)并且占据主力方位(出不出场、进不进大名单,奖金分红有不同),于他们而言,何乐而不为呢?

  所以近几年来就有了部分中甲中乙的强队,风风火火一个赛季、最终时间却接二连三古怪地掉链子、晋级失利的诡异现象。

  一旦冲甲冲超,引入的外援会抢走自己的方位,且赢球难度猛增、赢球奖金不稳——那我凭什么要卖力晋级?

  2。

  从沙龙角度而言,在中国,足球作为企业活广告,母司投资人有必要考虑受益回报。

  今天的中超沙龙即便在不停地降温,但是过去五六年动辄亏损十亿以上已是常态,连上海上港这样青训强大的沙龙,也得用5年60亿换来一座中超冠军。

  乃至依托巨大人才库的山东鲁能,也有必要接连两年“换个活法”才干成为亚冠常客、连年杀入足协杯决赛。

  这个江湖,早就不是曾经朱广沪的深圳和高洪波的亚泰分别用2000万和5000万就能夺冠的年代了,足协的“帽子”严厉落实之前,在中超连保级的本钱都要1.5亿起步。

关键词: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huntuojingmi.com/zqnews/1586.html    (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)
郑重声明:本站所有体育信息来源于网络,如内容涉嫌版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。

上一篇:克洛普的动情离别 渣叔依依不舍看上最后一眼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相关推荐

我要评论



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